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何玺_社会化媒体营销观察与实践

艾瑞专栏专家,Techweb专栏作者,易观国际观察家,万瑞数据特邀专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艾瑞专栏专家,Techweb专栏作者,易观国际观察家,万瑞数据特邀专家,移动研究院特邀外部专家,拥有超过6年的网络公关实战经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马云的另一面  

2011-10-17 08:39:03|  分类: IT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“2011我真的很不顺”, 我想,马云今年一定会有这样的感慨吧。为什么烦心事一大堆,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可控范围,是不是自己的判断力有问题?或者自己的决策确实是有问题的,或许马云正在进行这样自我反思,又或许,芸芸众生在马云眼中只是浮云。但就何玺这个凡人来看,马云今年确实很不顺。

一、淘宝商城卖家暴动

淘宝商城新规于10月10日正式发布。其规定,“传统滋补品/其他保健营养品”和“品牌保健品”的技术服务费率将由2%上调至3%;其次,每年技术服务费从6000元升至3万和6万两档,年营业额60万以上,且动态评分超过4.6,才够返还部分该项费用的门槛;第三,增设保证金,从最低1万到最高15万,分为1万、5万、10万、15万四档。

10月11日晚9点,一场由“反淘宝联盟”联盟发起的攻击在淘宝展开,近7000名网友结集YY语音,有组织性的,对韩都衣舍、O.SA、七格格、优衣库等淘宝商城大卖家,实施“拍商品、给差评、拒付款”的恶意操作行为。目前,反淘宝联盟在YY的名称为“中国网商维权协会”,活动到12日,发展到3万多人,15日达到了5万多人。由该协会组织的维权活动受到了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报答,包括各种平面媒体,电视媒体。该活动已经成为了继3Q大战之后的集体维权事件。

在YY群“中国网商维权协会”的公告栏,写着这样的文字:

自发集会的核心:维权-反对霸权-反对不平等条约-请履行承诺-规范电商市场-建立健全立法-严查阿里巴巴集团---我们要生存。

我想问问马总:

  1.淘宝,规则谁制定的,是否公平公正公开,经过了哪些人的同意。

  2.淘宝,我说你非法集资你敢承认吗?我们的钱哪里去了,谁在监督,谁在控制这这笔钱??

  3.淘宝,你搞贷款凭什么用我们的钱来贷款给我们,还要收利息?你扶持了谁,你助长了谁?

  4.淘宝,我说你在偷税你服吗?为什么我们消费了你的服务,支付给你佣金了你不给我们开发票?如果你服务不好,软件失效,这个投诉我们找谁去,我说你们的客服很牛逼你服不服?

  5.淘宝,你们合作的软件和服务公司出问题是不是与你们无关啊?你们让大家找谁去?

  6.淘宝,我说你忘恩负义你同意吗?曾经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帮助了你,顶你,如今你发达了,你想抛弃我们,你是这样对待曾经的合作的朋友吗?(试问谁还敢与你们合作)

  7.淘宝,我说你是伪君子你承认吗?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扶持中小卖家的成长,提供多少多少的就业机会,你扶持了吗?你给了机会吗?

  8.淘宝,我说你是个奸商,你敢否认吗?你说淘宝和淘宝商城有异样,那为什么让淘宝商城去抢集市的流量?你良心何在?你在逼死C2C吗?

  9,淘宝,是不是有钱的才是好商家,才有好商品?这是为什么呢?你在搞垄断你承认吗?先排挤中小卖家再逼死C2C是吗,然后再去鱼肉我们可爱和忠诚的买家你承认吗?

    10,淘宝,我说你发福了,你同意吗?上活动要贿赂,买广告合同,没给钱没流量,恶意干涉你同意吗?你反腐败了吗?你们就是最大的腐败你同意吗?

在15日下午两点,网络出现了一封《淘宝小卖家致阿里巴巴及马云先生的公开信》,信中提出了几点意见,也是直只马云的心。

为了有效解决本次事件,特向淘宝商城及马云先生提出如下诉求,望考虑:
一.立即搁置新规,举行听证会,由政府,淘宝商城,中小卖家代表共同协商解决方案。
二.建立商家委员会,电子网络监管委员会,三权分立,共同管理网络交易平台。
三.由银行或者其他国家金融机构监管淘宝现金流,遏制资金被随意挪用的行为。

   这些都是直击淘宝核心利益的问题,马云该何去何从?

二、阿里巴巴欺诈事件

2月21日,阿里巴巴B2B公司宣布,为维护客户第一的价值观,捍卫诚信原则,2010年该公司有约0.8%、即1107名“中国供应商”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,该公司CEO、COO为此引咎辞职。阿里巴巴表示,这是该公司董事会主动发起的“客户资质独立调查行动”的阶段性结果。

    这是马云今年的第二次不顺。卫哲、COO李旭晖引咎辞职,引发巨大舆论风波。舆论更多的倾向于说马云卸磨杀驴,是马云把坏事变好事的一场公关秀。

三、支付宝事件

就在“卫哲风波”逐渐被人淡忘之际,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,又将马云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    北京时间5月11日晚,《福布斯》网络版率先报道了关于支付宝“单飞”的消息。文中提到,阿里巴巴集团在10年已将外资的支付宝(中国)网络技术公司100%的股权转让给了马云控股的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公司,原因是为了尽快拿到支付牌照,根据央行的规定,支付宝不能由外资绝对控股。在变更前,支付宝接近70%的股权(通过阿里集团)由美国雅虎和日本软银两家外资公司持有。

    2005年,雅虎以10亿美元和雅虎中国资产作为嫁衣,换取了阿里巴巴集团约40%的股权,因而间接享有了支付宝的部分权益,里昂证券分析师James Lee认为支付宝的这部分股权价值,在每股约16美元的雅虎股价中占到0.8美元。

    现在这0.8美元不见了,并且一年前就已消失,但投资者和股东却被蒙在鼓里,这足以点燃雅虎股东们的愤怒,他们认为,雅虎根本就未能控制其在亚洲的股权,而早已不满雅虎的马云,正在从大股东雅虎那里夺走本属于后者的财产。事实上,支付宝转移的消息公布的5月11日,雅虎股价就应声下跌了7.3%,5月12日又下跌6.23%。

    第二天,雅虎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—他们3月31日才知晓阿里巴巴对支付宝的重组,且此前支付宝所有权转移及分拆,并未得到董事会批准。

    这项声明公布后,京东商城CEO刘强东、天使投资人符德坤等人,纷纷在微博上指责阿里巴巴不讲契约精神,为了获得央行发布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而不惜牺牲股东利益,是“代表中国式商业的卑微伎俩”。

    两天后,阿里巴巴迅速作出回应。在香港召开的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上,马云并不认为自己公司违反了契约精神,并在现场反问:“如果说董事会不知道这个事情,我们悄悄就给办出去了,这事有人会信吗?”

    股东大会之后,阿里巴巴发表的声明称,早在2009年7月召开的董事会上,就跟股东们讨论并确认了支付宝70%股权转入一家独立的中国公司的事情,而后又在2010年8月将剩余的30%股权再次转让。如今,昔日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支付宝,已在其官网上变成了关联公司,它的全资控股母公司变成了浙江阿里巴巴。(部分内容来自“支付宝股权转移迷局:“主人”究竟是谁?”)

   之后,阿里巴巴三大股东雅虎、软银和马云(管理层)之间围绕着支付宝所有权转移发生的争吵、和解与背叛,如同一出高潮迭起的电影大片,总有出人意料的情节颠覆网民的想象。

    在本次的舆论大潮中,媒体对支付宝所有权转移关注的焦点主要集中在1、支付宝的转移是否经过了董事会的批准2、马云的做法是否有违契约精神。在整个舆论轰炸中,媒体的态度与以前总是赞誉一片不同,对马云持有或多或少的怀疑态度。而各独立媒体(博客、微博),更倾向于马云本次对支付宝的转移,是一场阴谋。

以上是今年3件都不让马云省心的事。回到10月11日得他宝宝暴动,10月12日、13日,马云在微博连发了3条微博,表达了自己对卖家维权的看法。马云在微博中说

“一生中总有那么一些时刻,我们需要鼓起勇气去作选择。而这些选择不仅不符常理,违背理性,甚至离经叛道得罪亲友。即便如此,我们可能还会一意孤行!因为我们相信自己的决定,我们做了最该做的事。今天在中国,做商人难,做诚信商人更难,建立商业信任体系难上难。但选择了就必须去做!这是希望所在!”。

“公司想挣钱是正常的,不想挣钱是不正常的。淘宝经历了九年不正常!九年来我们从未考核过淘宝收入,从未要求过淘宝一分钱的利润。今天也没!赚钱不是我们的目的。我们不是道德模范,但我们确实想在中国做一家不同的企业。我们全心帮小企业因为我们懂那种痛。但不是人人从商会挣钱,商业是门严肃的学问。”

“看着家人的眼泪,听见同事们疲惫委屈的声音,心悴了,真累了,真想放弃。心里无数次责问自己:我们为了什么?凭啥去承担如此的责任?也许商人赚了钱就该过舒适生活,或象别人一样移民,社会好坏和我们有啥关系?昨晚上网听见那批人高奏纳粹军歌,呼喊"消灭一切,摧毁一切"伤害着无辜。亲,淘宝人!!”

从以上微博中,我们可以看出,马云从最开始对淘宝新规的力挺,到自己对商业的追求,再到后面的委屈,马云的心态也在逐渐的变化,或许马云真的累了。

马云从“让全世界没有难做的生意”到要做“伟大的公司”,从来都没有喊累,这一次的商城暴动却让他累了,神一样的马云为什么会累呢?何玺认为有以下几点可能。

1、马云在进行自我反省。

这些年来,从阿里巴巴到淘宝,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的,让马云忘记了自己不是全能的,他总认为自己是对的,这个世界都是按他的意志在向前的,事业的成功让马云陷入了自我膨胀的世界。这次的淘宝暴动,冲击了他膨胀的自信王国,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自己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的,让他开始自我反省。

2、马云的又一场公关秀?

马云的个人公关是大家公认的,或者这是一场排练许久的公关秀,通过淘宝商城新规,帮助淘宝商场进行一场公关秀,原因不外乎要继续和京东争点市场份额,毕竟在B2C领域,很多人还是认为京东商城是最大的,淘宝还是卖假货的地方,是集市,通过提高费用,证明淘宝商城的商家都是有实力的,都是正品卖家。即得了更多的入场费,更多的分成,还得到了正品商家的口碑,算盘是不错的,但事情的发展是否跟排练有点出入,不知道这场公关秀最好是好还是坏?

3、马云的世界。

马云是一个理想家,是一个思考着,也是一个臆想家。在马云的世界里,他想构建一个虚拟的商业世界,这里他可以制定规则,大家都必须听他的(现在就是这样)。很多时候,马云就好比一个布道者,到处宣扬自己的理想世界,并以此来影响世人,但是这只是他自己构建的世界,合理的部分大家还可以接收,不合理的部分大家当然不会接收,比如这次的淘宝商城新规。马云就是马云,他已经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了,他被自己的构思征服了,他听从了他的内心,所以他按照他的设想去改变世界。

马云就是这么一个人,我们只可以猜测,却无法知道他具体是什么样的人。

他是一个人被自己内心征服的人,他是自己的国王,也是自己的布道者!或者神棍一枚,最后是他征服了世界,还是世界改变了他,我们等时间来验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ight fSs="Rec d" eight:40 8108x;"> eight:uln> /span>阅读(阅读(阅读( 8108ass="nbc-8108x;8108x;8108fc07">阅读(&n  lignyodao/di
;_zoom:1bar烤故撬c鞣耸澜纾" classlign:l
c鞣薾> 19178393436&r 19178
;visibspaty:=qbblo;bdwb :0;

19178393436&wb bdc0 1鞣薾> 19178

;visibspaty:=qbblo;bdwb :0;

19178lignhoylim st wb b 1鞣薾> 19178 ogTagTitle"yodao/d_ sr _zoom:1barc鞣薾> lon> 19178393436&m-lmqbb di

tp:/n> " c20150408_ad knbsp;&nb#st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 " cifrst_ mle=inbdwb ="0 le=in ;padd g:0 6px 0 5 tp:/n> us="true">&n
le=in:15 0 15 0;ight=":1 solid #d5d5d5;backgr d:#ffffe1;v class="editopbar" n> " cs="n float:fo"><; " c鞣薾> 1鞣薾> 1iv style="hw tp:/n> uh4
1apost_20og-s> fclignog-s> f608008608108x;19178393436&z="$_foniv Blon> c鞣薾> 1iv style="hogTagTitle"yodao/d_087 _zoom:1barc鞣8108x;c鞣8108x;civ style="hcr="> n> /sp鞣耸澜鏲鞣810c鞣81c鞣薱鞣薱iv style="hcript>nb-ini  \"n" name="content"\fc1\r烤故撬c鸓\ ztag"> \"n" name="content"\fc1\r;/P> <P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" >“2011我真的很不顺”, 我想,马云今年一定会有这样的感慨吧。为什么烦心事一大堆,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可控范围,是不是自己的判断力有问题?或者自己的决策确实是有问题的,或许马云正在进行这样自我反思,又或许,芸芸众生在马云么襖 ztag"> \"n" name="content"\fc1\r;/P> <P style么襖 ztag"> \"n" name="content"\fc1\r;/P> <P style="TEXT-INDENT: 2em;" >淘宝商城新规于10月10日正式发布。其规定C匆\ ', Time:cti88ttp4engd, :0, noult;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在15日${x.visitorNst_}/ 8108{if x.visitorNst_==visitor.userNst_} p alt="${x.visitorNickost_|escape}" em;rror="131s.src"loc在15日services/wapog-s html?7075personalog-shome/span>LOGPO="联公iPhem;为此端 t ss="priiphem;Iftear烤故撬c鹲="nb0800868108x; {elseif x.moveF075=='android'} 088108c20150408_noul fc07">LOGPO="联公Android为此端 t ss="priandroidIftear烤故撬c鹲="nb0800868108x; {elseif x.moveF075=='mobsp;'} 088108c20150408_noul 在15日services/ og-s html?7075personalog-shome/span> m2ai ;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在15日${x.visitorNst_}/ 81088108${fn(x.visitorNickost_,8)|escape} 0800868108x;c鞣8108c鞣耸澜鐊8if} {/lim } 在15日${a.userNst_}/ c a c0 在15日${a.userNst_}/ ${fn(a.nickost_,8)|escape}0800868108civ style="hi硪ron> 5">${a.selfIntro|escape}{if geeat260}${sueig }{8if}c鞣薾> 1iv style="he" s> c鞣薾> 19178393436&mbgascript>cllpan 0iv style="hmbgass=烤故撬c鞣耸澜纾" c20150408_> cllp m2ai href"s#style="display:no6080086810808c鞣耸澜鐊8if} ${fn(x.LOGPO,26)|escape}0800 6"> 过这篇日终

noult;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在15日${x.rec derNst_}/ 810808c alt="${x.rec derNickost_|escape}" em;rror="131s.src"loc在15日${x.rec derNst_}/ 81088108x;${fn(x.rec derNickost_,6)|escape} 08clank" href=08c鞣耸澜08cl917n {8if} {/lim } 08cl917n {if !!b&&b.length>0} cp t > 6"> >&还 是潞在15日${y.rec dBg-sPermss=nk}/?7075=og-sxImageGen.do?url=http://zhengd">${y.rec dBg-s> |escape}0800 fc07">阅读( {lim d as x} 08clit 阅读(${x.referBg-s> |escape}0800${x.referUserNst_|escape}0800 {lim a as x} {if !!x} 1lit 131d og-s >在15日${x.userNst_}/${x.permss=nk}/?rec dBg-st;y"> ${x.y"> |befault:""|escape}">${x.y"> |befault:""|escape}0800 og-s >在15日${x.userNst_}/${x.permss=nk}/?personalRec Bg-st;y"> ${x.y"> |befault:""|escape}">${x.y"> |befault:""|escape}0800 phide"> ${x.og-sTsp;|befault:""|escape}">${x.og-sTsp;|befault:""|escape}08004}{beeak}{8if} {if !!x} 8108clit 131d /s 8108c20150408_m2ai yle="display:non"TEXT-INDENT: og-s >在15日${x.userNst_}/${x.permss=nk|befault:""}" ;y"> ${x.y"> |befault:""|escape}">${fn1(x.y"> ,60)|escape}0800 Time,'yyyy-MM-dd HH:mm:ss')}${fn(x.LOGPO,26)|escape}0800 lf">ss="pright ght -620 烤故撬c鹲="nb 810civ style="height:131d |escape}0800 rg">ss="pright ght -619 烤故撬c鹲="nb 810civ style="hefo"> |escape}0800 >ss="pri他,fcebw-blf40 8108c20150408_> noult;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在15日${x.div> erUserost_}/ 8108{if x.div> erUserost_==visitor.userNst_} p alt="${x.div> erNickost_|escape}" em;rror="131s.src"loc erUserost_)}&r=${visitor.imcmiUpd erUserost_)}"0670860850{8if} 08clank" href=19178393436&cwd vost_ 131d在15日${x.div> erUserost_}/ 81088108${fn(x.div> erNickost_,8)|escape} 0800868108x;c鞣810810c20 f-myLikeIfter hoytype {if x.yype==1} js-likeyype{elseif x.yype==2} js-reog-syype{elseif x.yype==3} js-od="poype{else}{8if}t;yle="display:non=qbefocus201ru在15日${x.div> erUserost_}/ 烤故撬c"发布到Lcl917n {/if} {/lim } |escape}="s="nb0/s="nb ye=======clank"ype=======culn ype======= {if bef=ned(' slim ')&& slim .length>0} e=======e======={lim slim as x} 08e=======e====={if x_index>7}{beeak}{8if} ype======= 88clit 131dfc07">阅读( |escape}="00城的事件事件="ibloiv Bloe=== ;_zoom:1barcl917n civ slign <_s glessp/iv 6 civ slignog-sPublicAcc p/iv 6 阅读(在15日${x.userNst_}/ 0yle="display:non m2an> /s${x.nickNst_|escape}0800烤故撬烤故撬隙票给 8 {vpan>irnk"opdid= = 1ru<;} 08p {lim x.voteDetailLim as voteToOpdid=} 08p e==={if voteToOpdid===1} 8 e====={if >irnk"opdid===false},{/if}烤故撬烤故撬“${o[voteToOpdid=_index]}”烤故撬烤故撬 8 e==={/if} ===={/lim } 08===={if (x. ole!="-56) },“我是${c[x. ole]}”烤故撬烤故撬{/if} ====烤故撬烤故撬烤故撬烤故撬fc07">阅读(

sWdwget.htm/sp/ ipts
10 -p/ ="ns pa r ="nofol ow t m2an> 8 0yle="display:non ref"shareToLog-se163.c /div> c/thg / 誉一风格0800 zt==88cs="n pn> 10 -p/ ="ns pa r ="nofol ow t m2an> 8 0yle="display:non ref"shareToLog-se163.c /services/wapog-s html">机誉一0800 zt==88cs="n pn> 10 -p/ ="ns pa r ="nofol ow t m2an> 8 0yle="display:non ref"shareToLofterForm" methapp target=oke" ac50209_0568下载fter.c APP0800 zt==88 clink r ="alteros=" yype="applic RSSnbsp;&nb " /> 阅读( 10 -p/ ="nsfc07">阅读( 8 0lign$_foot_sub ibe/sps="n ss="prim2anght ght -919 烤故撬c鹲="nbc20 m2an> 8 >订阅此誉一0800p/ ="ns p/iv 6 ==88cpt > 8sp网乙P>版权所有烤故撬縞opy;1997- ac7 p ;" zt helpe163.c / =ecial/0"fk25FT/og-s.html?b13aze568帮助0800 ztps="n fr>ss="pris="cenght1nght1-4/s烤故撬p/ ="ns c20 phidyle="display:non=ref"s " /> og-se163.c /e" iv${u}${x.g}${x.n}
3','> 1':'> 4','> 2':'> 5','> 3':'> 6','> 4':'> 7','> 5':'> 9'}}; D api.og-se163.c /'; loc api.og-se163.c /msg/ '; loc api.og-se163.c / / '; loc api.og-se163.c /cap/captcha.jpgx?="rentId=63568189&r='; loc b.bc-.126.net/ pcmixImyle/mbox/'; loc os.og-se163.c /c 在1/ava.s?hank='; loc os.og-se163.c /c 在1/ava.s?hank='; loc os.og-se163.c /c 在1/ava.s?passport=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portrait/f"ce/preview/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f"ce60.p g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f"ce140.p g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admiref"ce140.p g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 pty.p g'; loc b.bc-.126.net/c 在1/guqbe_profsp;_add.gif'; loc pheto.deeame163.c /og-s/wrr="Bg-sCallback.do'; window.CFb= { ca:false ,mqb:-3 ,cb:'' ,cc:false ,cd:false ,ce:'-3' ,ck:0 ,ci:['api.og-se163.c ' ,' " /> pheto.163.c /pheto/html/ ossdomain.html?t= ac00205' zt==8,'ud.og-se163.c ' zt==8 zt==8 zt==8] ,cj:[-3] ,cl:'' ,cm:["",nog-s/",naloum/",nmusic/",nc le" id=/",nfri仁 /",nprofsp;/",npprank/",n",n archiv / ] ,cf:0 ,co:{pv:false zt==,ti:4196 zt==,te:'' zt==,tc:0 zt==,tl:3 zt==,ut:0 zt==,ue:'' zt==,um:'' zt==,ui:0 zt==,ud:false} ,cp:{nr:1 zt==,cr:1 zt==,vr:-到 zt==,fr:0} ,cs:0 ,ct:{'nav':['首页','日终','相册','音乐','收藏','博友','关于我','fter.c'],'enabled':[0,1,6],'befaultnav':="rseInt('11111111',2)} ,cu:false ,cv:false ,cw:false }; window.UDb= {}; UD.hankb= { userId:63568189 zt,userNst_:' ' zt,nickNst_:' .og-se163.c /' zt,g仁眅r:'他' zt,email:' @163.c ' zt,pheto163Nst_:' ' zt,pheto163HankNst_:' ' zt,TOKEN_HTMLMODULE:'' zt,isMultiUserBg-s:false t==,isWumiUser:1ru< zt,sRank:-到 }; p/ ipts zt==
analyticse163.c x硪籹.j00 yype="v cl/java iptspp/ ipts zt music.ph.126.net/ph.j0?0 1'); yp ypJ.lankD